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李满园家上梁(四月初十)

作者:卉苗菁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等三门姻亲和族人全部到齐,李满园家的上梁仪式就正式开始了。

    李满园家上梁第一步依旧是祭拜天地。

    上梁是大喜事 。为了图吉利讨口彩, 钱氏今儿没逼李金凤自己走路, 她让郑氏把金凤从屋里直接抱出来, 一直抱到到了供桌前的拜垫上。

    观礼的亲戚四个月没见李金凤,当下见了禁不住都唬了一跳, 然后就跟于氏、郭氏、李杏花以及钱氏她嫂子钱关氏这桌家里人打听。

    “婶子,”有嘴快地直接问于氏:“金凤这是咋了?生病了吗?”

    大喜的日子说啥病不病的?嘴里也没个忌讳?于氏心里不满问话人的毛躁, 嘴里只道:“金凤没事儿。她只是刚裹了脚,有些不适应。养几天就好!”

    裹脚?闻言在场的女人还没咋样,邻桌的男人倒是好几个伸长了脖子够瞧。

    等瞧到李金凤跪在身下的一双小脚后, 几个男人都禁不住咂了嘴——真的好小啊!

    城里富贵人家的妇人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故而在坐的男人大都只是听说过小脚, 却从未见过。现当下突然见到,自是啧啧称奇。

    “真是小脚啊!没想到咱族里也有姑娘裹脚了啊!”抒发感慨的人一脸可算是守得云开雾散, 苦尽甘来了的安慰。

    “满园现不是住城里吗?”接茬的语气虽然轻描淡写, 但却透着一种啥都瞒不过我的自得:“城里姑娘都是这样。”

    “城里姑娘都这样?”闻言有人禁不住开起了玩笑:“来说说你见过哪些城里姑娘?”

    “咱嫂子知道你认识这许多姑娘吗?”

    ……

    李高地就在席上坐着,闻言脸当时就沉了下来——在满园焚香祷告祭拜天地的时候,族里这些年轻后生竟然在议论他们妹子甚至小姑的脚, 族里风气啥时成这样了?这还能不能好了?

    在座的李春山眼睛里一向揉不进沙子。他提起拐棍, 在地上敲了咚咚敲了两下,人群一下子就安静了。

    议论声虽然低了下去,但在场大部分人的眼睛还是牢牢盯在李金凤的脚上。

    对此李春山也是无能为力。他能管住族人不说话,但却管不了族人的眼睛往哪里瞅。

    在四周还算寂静的氛围下李满园一家祭拜好了天地, 站起了身。

    随着起身后衣裙的下垂,李金凤的小脚被裙子遮盖住了。众人看不到李金凤的小脚方才把目光转到接下来的上梁仪式上。

    一时间礼成,李满园满面春风地领着李贵富来坐席,钱氏在郑氏把李金凤抱回屋后也开始了上菜。

    随着菜的上桌,原先桌上摆放着的酒坛子也拆了酒封,席间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受此气氛感染,刚被李春山的拐棍镇压下去的好奇又蠢蠢欲动地想冒头。

    今儿李满园作为主人,陪李春山,李高地、李丰收和他岳父钱多有坐在主桌。

    一众后生畏着李春山不敢来主桌寻事,便就找上了李贵富。

    “贵富,”邻桌的李贵强走过来搭着李贵富的肩膀好奇问道:“你妹金凤的妹脚裹那么小,往后还能走路吗?”

    刚李贵强看到郑氏把李金凤抱进抱出,故而有此一问。

    “当然能!”涉及妹妹终身,李贵富立刻强调道:“我师母的脚就是这样,家常都是自己走。”

    对于爹娘给李金凤裹脚这件事,李贵富一直很纠结。

    李贵富的师母和师奶都是小脚,李贵富便就和他爹娘一样以为城里好人家的女人就该裹脚。

    但他妹李金凤自裹脚后撕心裂肺的哭喊却又让李贵富禁不住心生怀疑:裹脚真是为了金凤好?对金凤好,不该是给她好吃好喝好衣裳,让她日子过得好吗?这裹脚裹得金凤见天的哭喊哀求,连饭都咽不下,人瘦得和菜干似的,能是为她好?

    这怎么想怎么不对啊!

    李贵富虽说只念了三个月的书,且三个月里念得还是《蒙学》,完全没碰触过圣人之言,但他对于辩识好歹也是自有评判。

    李贵富私下找他娘钱氏说了自己的疑问,结果钱氏却说自古“娶妻娶德”,这裹小脚就是富贵人家检验女子忍耐柔顺女德的有效法子。他妹金凤只有过了这一关才能证明自身拥有身为女子该有的忍耐德行。

    一直以来女子都被教导忍耐柔顺的女德,而裹脚过程中巨大的痛苦就是女德的试金石。

    钱氏的话听起来似乎没毛病,于是年幼的李贵富再没了劝他爹娘不给他妹金凤裹脚的理由。

    现李贵富就希望他妹李金凤这脚赶紧地裹成三寸金莲,然后就不用再哭了。他真是被她哭得都想跟着一处哭了。

    想起李贵富的塾师是秀才,他师母就是秀才娘子,李贵强默了一下,然后转问李贵雨:“贵雨,你师母也是小脚吗?”

    李贵雨的塾师原是庄户出身的秀才,且考中秀才时已年过三十,故而李贵雨的师母也是庄户出身的天足。

    李贵雨原没在意脚大脚小这件事,但今儿听李贵强这么一问,便莫名觉得自己的塾师就矮了李贵富塾师一头,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回答。

    李玉凤也在酒席里。今儿她和同族的女孩子们坐在了一起。刚李金凤刚出来时,李玉凤就听到同桌女孩子们小声的惊叹声,而待开了席,这议论就更多了。

    “嗳,刚你看到了吗?金凤妹妹的鞋是大红色的,鞋面鞋帮还绣了花,好好看啊!”

    “是啊,她的脚看着真小巧啊!”

    “金凤,这是裹脚了吧?”

    “小脚真好看,怪不得城里姑娘都要裹脚呢!”

    ……

    “玉凤姐,金凤是不是和你姑海棠一样裹了脚?”

    为刚刚一句城里姑娘戳中心肺的李玉凤没想到问题会问到她头上,当下下意识地应道:“是啊!”

    “玉凤姐,红枣今天怎么没来?她也裹脚了吗?”

    “红枣是受凉了,她没有裹脚。”李玉凤嘴上驳斥得大声,心里却有些发虚——她家几房人就数她大伯家最发财,红枣也是她姐妹中最有机会嫁进城去的。现金凤都裹了脚,没道理红枣不裹啊!

    如果红枣也裹了脚,那姐妹里是不是就只有她大脚了?

    猝不及防地,李玉凤感到了恐慌。

    喝了几口酒,李春山想起刚才的事就问李满园。

    “满园啊,”李春山问道:“好好的,咋想起给金凤裹脚了?”

    “咱庄户人家裹啥脚啊?瞧孩子瘦的,都没个人形了。将来可怎么说婆家?”

    “二爷爷,”李满园陪笑道:“我花钱给金凤裹脚就是盼她将来能嫁个好人家。”

    “这城里好人家娶媳妇都只要小脚。我这不是盼着金凤能嫁进城吗?”

    “金凤现在瘦不要紧,等过了这一阵儿,我杀几只鸡给她好好养养,把她身子给养回来。”

    “城里娶媳妇都要小脚?”李春山疑惑了:“不能吧?”

    李春山年岁大了,家常并不进城。而他年轻时进城也都是在杂货铺和北城门外活动,确是没见过小脚妇人。

    “真是这样的,二伯。”李满园挠挠头,思索当如何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目光扫过邻桌的李贵林,李满园赶紧道:“二伯,不信您可以问问贵林。贵林在城里念过书,知道城里的事情多!”

    李贵林无故被点名,只得放下筷子。

    早先李贵林在城里读书时没少听青春少年的同窗私底下议论小脚,甚至还引经据典、吟诗作赋。其间,李贵林虽多是旁观,但懵懵中也知晓了小脚。

    后来李贵林交好的同窗里有两个娶了小脚媳妇。他们结婚还请李贵林去观礼吃席。故而李贵林确实在新娘子下轿的瞬间惊鸿一瞥地见识过小脚。李贵林也是如此方知晓大家闺秀的小脚确实是比庄户人家姑娘的大脚纤巧薄弱,楚楚可怜。

    李贵林是真心以为裹脚是女子四德里的仪容德行。在早年结婚时李贵林还曾可惜他家庄户,他娶不到城里的小脚女子。

    前几天,李贵林在李高地找他打听城里裹脚的时候,李贵林听说李金凤裹了脚颇为欢喜,很说了些女人裹脚的好处。

    但今日,李贵林瞧到李金凤形销骨立,摇摇欲坠的模样,心里却是一突——圣人教导女子德言容功为的是让女子正身立本、端庄有礼、持家有道,这金凤妹子裹脚裹得只剩了半口气,是咋回事?

    李贵林不知究竟不愿多言,但被李春山询问又不得不说,只得硬着头皮答道:“二爷爷,我先前确是听说城里富贵人家相亲要看脚。”

    “城里人管这叫‘品头论足’。这‘品头’就是看女子的样貌,这‘论足’就是看脚。”

    “因人的样貌都是天生的,这脚却是后天缠裹的,是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该有的德行。所以这城里人以为这脚比相貌更为重要!”

    耳听李贵林也如此说,李春山终没了言语。

    李高地闻言心里也跟着舒坦了不少:贵林人前也如此说。可知这裹脚确是城里的风俗。而满园处事也不全是糊涂。他已知如何为儿女打算!

    于是,李高地端起酒碗高声道:“咱们别光顾着说话啊,喝酒喝酒!”

    李满囤跟着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心里则在琢磨刚李贵林说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个词。

    李满囤买下的柳叶巷的宅子就有二门,其中,二门离大门足有一丈多远。

    难怪街面上看不到小脚妇人,李满囤心说:原来是都嫁到富贵人家去了。

    眼下族里只李满园家的李金凤裹了脚。李满囤想详细打听裹脚的事,便就只能问李满园。但今儿李满园家上梁,找他喝酒的族人连绵不断,李满囤想了想,便决定这事不急,现还是先和人喝酒。

    刘好、钱广进难得有机会和李满囤一桌吃饭。当下自也是主动与李满囤邀酒,故而一时间你来我往,吃喝得非常热闹。

    关于金凤裹脚的事,男人们见了都要议论,这在场许多的女人又岂有不关注不打听的道理?

    偏今儿钱氏要忙活酒席,且近半年来族里妇人都远着钱氏,连她家上梁都没人来帮忙。这突刺刺地又凑过去,没得叫人笑话。

    于是众人就转与郭氏打听。郭氏已经男人李满仓的口知晓了城里一般人家的日子。她先前想把李玉凤嫁进城的心如今已冷了多半。

    作为一个聪明人,郭氏自不会直言告诉族人城里除了少数特别富贵的人家外,大部分人的日子还不定如她家这样的话——没得让人笑话她癞宝爬秤盘,自称(秤)自。

    当下,郭氏笑道:“自正月里三弟一家进城后,三弟妹就生孩子、做月子,往家来的少了。而我家,嫂子你是知道的,家里的家务也不少。故而我们两个妯娌至今还没得闲说上话。”

    “这金凤的事儿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且知道的也不比嫂子你多。”

    “不过,嫂子,我虽然不知道,但这儿有我三弟妹娘家的嫂子在。这钱嫂子现也住城里,你倒是可以问问她知不知道!”

    于是问话的人就转向了钱关氏。

    钱关氏是个爽快人。闻言立刻笑道:“嫂子,你问这事,我倒是知道。给金凤裹脚的马媒婆,还是我带过去的。她跟我是城里邻居……”

    “这孩子裹脚得在六岁之前,不然脚长大了,再裹也裹不成三寸金莲了!”

    ……

    因为有钱关氏在,故而今儿这女桌议论得比男桌还要热闹。

    一切都与红枣预先料想的那样,来吃席的大部分人,尤其是女人都为裹脚才能嫁进城的光环所迷惑,选择性忽视了金凤为裹脚折磨得瘦骨伶仃的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清九哟

    评论都看到了,关于详略的问题,我会仔细考虑。但期望也不要太高,毕竟我本职上是个民工啊orz

    民工工作特点知道吧,就是领导让修个墙,不管是承重还是围墙,那怕是今天建明天建,但建的时候都不能少块砖。少了,不用领导说,自己就怕塌了。玫瑰小说网,玫瑰小说网,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